?
當前位置:首頁 > 館員風采

館員風采

梁曉聲:“歌”與“詩”的時代交響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作者:
發表時間:2018-03-07
字號:/

    如今的年輕一代,生活在聲像文化的時代背景之下,伴隨他們成長的是大量的娛樂泡沫。我時常會有一種憂思,泛濫的“文化快餐”只有感受沒有感化,文化化人的力量一旦減弱,那將是不可想象的可悲與殘酷。

  我對聲像文化并無偏見,相反,對于那些滿懷誠意、腳踏實地對傳播文化做出了巨大努力的影視精品,我是心存敬畏的。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三,央視大型文化節目《經典詠流傳》再度掀起了一股“文化年俗”的熱度。它用“和詩以歌”的形式,將傳統詩詞經典與現代流行音樂兩相融合,創制了一種賦古典文學以時代屬性的先鋒文化樣態。我認為,這是央視在過去一系列文化綜藝創新實踐的基礎之上所孕育的堪稱典范的佳作。

  關于節目成色,觀眾最有發言權。《經典詠流傳》首播收視超過了一眾娛樂路線的晚會和綜藝,以9.4的豆瓣評分創下一年來文化節目新高,一首孤獨了300年的小詩《苔》在一夜之間被億萬中國人記住并傳播,甚至當作了自己的新年箴言。節目廣為傳頌的不單只是朗朗上口的優美旋律,它綜合運用一系列文學的、音樂的、技術的手法所激發的,是傳統文化穿透歲月的時代感和深層的感召力。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支教老師梁俊和一群山區孩子用本真質樸的吟唱,將人物的命運體驗和詩詞的情感境界緊緊交織在一起,讓其找到了共同的精神之源。而這種平凡的悲憫與偉大、向上的斗志與夢想,和我們所處的當下古今觀照,橫生出一種讓人熱淚盈眶的力量感。我分明看到一位老師用音樂哼唱詩詞,把美好種進了一群孩子的心里,而通過僅僅一個晚上,《苔》就作為一個夢想花開的奮斗符號,浸潤了無數觀眾以及聽眾的心田,這是遠在300年前的袁枚一定想象不到的動人畫面。

  我一直認為,中國傳統文化千百年來在民間不斷傳播著,影響著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心性。這種滋養不是展示和陳列,而是“文化育人”的生長力和感染力,一定在大眾的成長中留下過深刻的印記。相比以記憶和賞析為主的文化節目,《經典詠流傳》更上一層樓,將音樂和文學、傳統和時尚、欣賞和鑒賞都進行了高度統一,為現代文明追本溯源,樹立文化自信,展現的是一種更加高遠的格局、更趨飽滿的融合、更具創新的重構。

  透過《經典詠流傳》,我仿佛看到了一顆珠子在閃光,我覺得這個節目的好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也曾想過古典詩詞的現代傳唱,不過更多想到的是古箏,曲調想到的也依然是古調,用如此現代的唱法和曲調來演繹,而且演繹得如此貼切,是我沒有想到的。除了濃郁的時代感,基于民族特色的國際風范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從譚維維的《墨梅》到尚雯婕的《木蘭詩》,風雅高潔的中國風骨,在中西合璧的音樂混搭之下強塑起磅礴大氣的中國樂派,彰顯著一股海納百川的大國氣象,讓觀眾為之心潮澎湃,就像“歌”與“詩”的一出出時代交響。

  我最近所寫的一本書談的是各歷史時期文化現象,寫到最后的時候,我有一個自問自答:將所有文藝形態進行排名的話,哪一種文藝和人類的關系最緊密、最久遠?我沒有排“文學”,也沒有排“詩”,我排的是“歌”,并且沒有用“音樂”一詞來表述。因為全人類在發明文字之前的那段歷史都是用歌來傳唱的,所有情感也都是用歌來表達的,而且我對歌的肅然起敬在哪里呢?歌里充滿正能量。從古至今,絕大多數的歌唱的都是親情、友情、愛情、鄉情以及一切與人性相關的美好。

  《經典詠流傳》是一檔志向高遠的節目,不僅“將古人的態度唱給你聽”,而且“立足當下,再造流行”,我甚至能夠預感到它在未來源源不斷的影響。這些詩詞曾經就是在民間廣為傳唱的,節目用今天的時代包裝激活它們的生命力,讓我們的孩子既聽到了好歌,又熟悉了文化,意義之大毋庸置疑。時代呼喚文化自信的今天,如此體現泱泱大國人文底蘊和思想美學的節目,對全國的電視臺都是一個示范,更是適合走出去的“時代文化代言”。中國傳統文化只有通過自身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才能適應并體現我們這個時代發展的訴求,從而顯示出它的當代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希望文藝家要使我們更多的青年也都有精神上的故鄉。”文化不是供人欣賞的所謂優雅文藝,或是供人娛樂的所謂通俗文藝,文化從來就和思想緊密相連。當我們逐步告別了物質匱乏的時代之后,更需要有格調、有營養的精神食糧來滿足依然饑渴的靈魂。新春伊始,《經典詠流傳》就提供了全新的標桿,激勵我們懷揣高度的文化自覺,踐行對一個國家與民族精神提升和靈魂塑造的責任感、使命感,交出更多使國人更有力量的時代答卷。

國務院參事室

主任:王仲偉
副主任:王衛民趙冰張彥通

中央文史研究館

館長:袁行霈 館長致辭
副館長:馮遠

參事 館員 特約研究員

所屬單位

?
029期令人着迷两码中特